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ch8812的博客

 
 
 

日志

 
 

还是谈点别的吧  

2010-10-24 22:3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的时候,多年前的一位朋友在一次聚会后同我散步,临分手,突然对我说:我要警告你,你的生活不会这么平静,你这个人,一定会有人爱上你。

       胡扯!我笑。

       一段时间没有见面,QQ上,邮箱里,不时留下一些问候,总不忘记提起那一晚给我的警告。而我,很少回她。这个话题,与她谈起来,没有下文。电话打来的时候,我会告诉她,还是谈点别的吧。而她兴趣不减,一次次打探,在我这里得不到任何结论,便开玩笑要我帮她找男朋友。

        丈夫是副处级干部,常常醉酒,夜夜晚归,寂寞的婚姻让她的心理变得有些畸形。 翻看丈夫的来往电话、短信,然后吵架。  我说她自寻烦恼,她说她真想出家。

        从武当这个道教圣地回来后,一些观点我有了变化。  谈佛论道在当今这个社会已经不是如文革一样要驱逐的精神鸦片,宗教,作为一份灿烂丰厚的文化遗产,越来越成为一种传承,无论你是教徒,还是游客,在无数处风景里,你都会与道观和寺院相遇。人类还没有做到驾驭自然与自己,每一个人的个体都无法杜绝一些刺心的人生矛盾,灵魂的深处会隐着某种动荡的不宁与无助的茫然时,宗教就有了土壤。这种精神的鸦片对于痛苦的疗效只能是麻醉的作用。

       就像在母亲昏迷的日子里,我按照佛的指引,拿着香纸在烈日熖熖的正午虔诚地转塔一样。那300圈的塔转完,我几乎瘫痪在地,浑身透湿的我相信我的母亲已经得到救渎了。

       宗教在某种时候会给人一种虚妄的寄托。

       无论是在赵县的柏林禅寺,还是在三亚的东山佛院,无论是在西子湖畔的杭州灵隐,还是在凌驾五岳的武当紫宵,青春消磨在木鱼声里与道场晨钟里的那些人,是我们的同类。我在这些寺院与道观站立时,也找得到心灵宁静之感。但是我对那些压迫来自人类本能对于生命欲望的苛刻教规从骨子里是反感的,那些繁文缛节与冰冷的教条以及那些关于现世的超度与来世的幸福的廉价许诺,我认为都是教义后面的一种真正伪善。

       不可否认,教义的本真却是劝善的。

       康德说,道德是一种自我律令。这个一辈子致力于神学与道德的精神世界课题研究的教师与著作家,在德国曾经带来过一场哲学思想上的革命,以致被政府要求禁止谈论宗教。

       康德是有宗教感的。

       弘一法师也是有宗教感的。我相信在那一群没有爱没有欲的特殊人群中,真正超凡脱俗得如李叔同大师那样具有确切的宗教感者,为数不多。

     武当拳在表演,年轻的道士们身着白绸黑鞋,轻如风,动如电。表演,这是已经作为一种生存的手段了。

      山路的陡峭与漫长使我对这一次跋涉有了特别的认识,顶礼膜拜的朝圣者心中是有自己的取舍与期待的。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攀爬,我慢慢理解宗教的深层涵义。那只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一种心智的磨练。它呈献给人们的是一种天籁的旋律,一种旷远的和声。这也许在当今这个越来越缺失信任标准与情感道义的年代,很多人对宗教产生兴趣的原因之所在罢。

        情感之外是一种看透。朋友如此。

        她不会出家。

        对于她的警告,在登上金顶的那一刻,我竟突然想起。一旦涉及这个话题,我还是会对她说,还是谈点别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