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ch8812的博客

 
 
 

日志

 
 

回灯添酒,聚散依依  

2011-07-19 23:1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Y来了,携夫人一起来的。

               6月2日从大洋彼岸发来邮件,想要一见。那时他说他将要到欧洲参加一系列学术会议,然后到中国给博士生讲学。他说:“我们都想见你。”我们,指他和他的妻子。

               “今年夏天,我在清华组织了一个学术会议,在中国停留了一个星期,匆忙的时间里我想到去看看你。但想到,看你后会有什么结果呢?我会让你失望,你会让我更加迷茫。与其那样,还不如让我珍藏你的这份友情。”SY前年在信中说过的话,我记忆深刻。

              “如果你真的来见我,我未必不去逃避”。自己曾经有过的想法,也没有忘记。

               犹豫着过了两周,经不住再次恳切。回话:同意一见。

               31年了,从16岁分别至今31年了。再过31年,我也许已不在人世。

               答应见面,但我不知如何接待他。

                我请教L。L是学者,身居要职,见多识广。

               “SY到我们的城市,是这座城市的荣幸。”L如是说。L 说这样的客人我一个人是接待不了的,他应该是市长接待的客人。SY在网上的信息与媒体对他的报道让每一个了解他的人感到惊叹,他的学识与成就,他的谦逊与睿智受到国际国内的广泛赞誉。

                我有些忐忑。

                我于是征求SY日程的安排意见。他说时间很紧,一天见我,一天见亲戚,第三天即走。他说只想和我聊聊天,不要安排任何活动,不要任何陪客。

             这个已经跻身于世界一流知名学者之林的博士导师,已在北美定居20余年。我们五年前建立通信联系,他渊博的学识,干净的文字,真挚温婉的情感,敏锐智慧的见解都让我欣赏。五年来,他给我介绍异国风情,叙述他的经历,谈时政、谈世界风云大事,他对我的关心、对我的祝福、对我的安慰,全流露于字里行间。他杰出的才华与瞩目的成果让我高山仰止,他电话里典雅而机敏的谈吐让我回味,他质朴的文字吸引着我,让我倍加珍惜。

             7月12日下午4:00,按预约时间,携女儿在JW这座五星级大酒店的22层楼,我们相见。

              SY有变化,与31年前相比,他有太大变化。SY的眼中,我也一定有太大变化。

               我们看江、我们登塔、我们敬香,然后一起在游船上共进晚餐。然后唱歌。我们共同唱了《同桌的你》。SY 的中文歌只唱些80年代的老歌,那是他在中国时唱过的歌。但他的英文歌唱得好极了,他和我的女儿对唱。我和SY的夫人安静倾听。《雪绒花》、《我心永远》,几成经典。

              我们没有太多聊天的时间。他感到遗憾。

              SY 每唱一首歌,就邀我碰杯,我们喝了红酒又喝啤酒,我们喝了不少,竟然没有一点醉意。

              离别时已是凌晨,天空的月牙儿澄静无比。他庄重地用西式告别方式拥抱着和我们道了晚安。

               聚散依依,回灯添酒。 故乡明月在,且为人间寿。        

              我没有逃避,也没有失望。SY,我相信,他一定也没有感到迷茫。

       SY的低调与真诚让我们的见面十分轻松,也十分愉快!

       SY 的夫人带给我一盒西洋人参和四瓶果酱,越洋带来这些东西,一定十分不易。她是一个安静的女人,很有素养。虽然是中国人,但久居国外,她说的中文好比鸟儿的叫鸣,已十分西化。晚餐时光,在我和SY谈到中学时代的轶事、谈到同学的去向、谈到工作、谈到中国的教育、谈到世界经济发展等一些话题时,她会简单发表自己的见解,她的见解十分精道,看得出她的能力与水平。她也在一所知名大学任教。她对我书中的很多情节似乎比我自己还要熟悉。不管谈到哪一篇文章,她都能脱口说出文中的精萃,甚至对话,甚至细节。坐在我面前的这个目前距离我最近实际却距离最远的女博士读者对我文章的熟悉程度,令我惊异不已。

          “ 阔别尚华年同窗谊真三十载旷日遥思期似梦

      相聚临白首鸿雁书传千万里一瓠浊酒尽余欢(解乡愁)”

     在匆匆做成的影集上,我作了这幅对联,我最终将“尽余欢”改为“解乡愁”。

      14日晨:SY夫妇前往北京。拿着那本留着我们共同留影的影集,SY夫妇十分高兴。

      送行时,我们相拥着告别。

      笠日,他发来短信:此行非常开心,只是时间太短,希望有更多相聚的机会。

      他说四日后启程。 

      按照他说的时间,现在他已在返程途中。

       一路平安!

      我为他们祈祷!

      那个遥远的国度,此刻应是正午。

     SY走了,走的离我越来越远。但我感觉他还在身边。人的一生也许就是这样。如果不曾相识,就也不会相知;如果不能相知,也不会期盼相逢;如果没有相逢,也就没有离别。在我们短短的几十年中,有些人近在咫尺,却无法相知;有些人或许相知,却不想再见;有些人一分手就会思念。为什么?因为,对于真正相知的人,相见是珍贵的人生经历,也许这一次见过,我们再无缘相见。也许每一次的分离,将是人生的最后一次。就如H老师,在SY来的前一天,他驾鹤西去。前年我专程赶到省城去看望老师,想不到那是最后一面。此生不能再见,相约来世重逢只是文学,只是安慰。

         我来到阳台上,夜幕下的小区灯光寥落,静谧的夜色下间或听得到远方一两声犬吠,而天空,弯月昏黄。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