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ch8812的博客

 
 
 

日志

 
 

卷层云  

2011-10-21 09:2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坐在梦的树林里,那树林,因相思的错误沙沙响,心飘动像一张纸穿过冷漠的走廊。

          我改托马斯  特朗斯特罗姆的《果戈理》。

          在远离我所居住的这座百里之外的城市一个叫水神客舍的房子里,我几乎彻夜未眠。从那一晚起,头就昏着,直到今天。白的墙,白的被单,白的床罩,像多年以前我在病中的景像。那时我正年轻,对未来满怀希望,一个人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用“手套般的职业”感觉世界。手套搁在架子上,它们突然生长,扩展,从内部翳暗整个房子。房子,这间房子两张床,会务组安排时让每个人一个房间,从我躺着的床上我拉开窗帘,夜幕下的院里十分静谧,从哪里间或传来一阵笑语,那是夜宴夜欢的人们发出的声音,这声音游走在夜的每一个角落,更增了夜的神秘。松柏高高的,塔型的树们立于院子的两侧像古代的卫士站岗,为首的那棵最是英武,高过这座5层楼顶,月在天上,照着树们的寂寞。地上的车也睡了。越过松柏的顶峰你能看到无边的建筑地毯,云影在它们的上面,一动不动。不,在飞。

 

          2、我写给你的如此诲涩。而我不能写的,最终穿过夜空消失。

          C昨晚散步时对我说,读我的书会想起张学良将军的知已,她敬慕将军,她是一个知性女性,知性女性一旦敬重一个男人而且产生倾慕,这个男人必定值得敬重,那将是一种旷世情感,因为这种情感在这样的女子身上产生是十分难得的。C想表达的意思很隐晦,但我听得懂C心里想要说的话。

          我清理文档发现去年的QQ记录。一些在惊慌与无望中写成的信,它在这个秋夜出现时还在喘息。

          ……月夜。小巷。你在一间透明的房子里孤独地坐着,房子其实没有墙,只是用蚊帐罩着。我绕道走过,在荷塘边见到父亲,青藤爬满老墙,我在月光的小巷行走,一个小混混拦住了我,夜里,他的声音油腔滑调。我看见那双手是如此肮脏,匕首在月亮下闪着寒光,我害怕极了。你走了出来,你随手一掌就将他掀翻在地。然后拉起我的手奔跑,我们奔跑到大海边,你站定后凝视着我,你说:你这个傻瓜,明知道夜晚不能一个人出来,你为什么不听话?你说:我坐在那里等你,我知道我能等到你!你说:你知道等一个人有多么苦吗?你不知道!你说:无论你再怎样伤害我,我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们,永远不分离!……

         我看到了你灿烂无比的笑容,闭着眼,灵魂在梦中游荡。穿过夜空,一切消失。

 

        3、有时一道深渊隔开星期二和星期三。

        我初时不懂这样的语言,这些词组合在一起成为一种意念。见着这些字的眼睛,请相信我们将在百年后相会。眼睛凝视眼睛的时刻,心里绽放的火花会定格一生的幻境。

         那些信有过回答吗?我不记得了,那许是百年后才能知道的事吧,穿越小说是一种潮流,我的梦一直在穿越,但不是潮流。到那一天我也许能找到答案,那一定是在将死的时候,那时我会在这个世界上集中思想集中全部智慧解答这个问题。

         卷层云预示着坏天气,我又将远足。路上总有雨,只要我出行。这是不可更改的定律。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这也是不可更改的定律。我依然怀念曾经有过的那些画布,唇伤如此明晰,那上面的色彩,地老天荒,永不褪色。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