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ch8812的博客

 
 
 

日志

 
 

爱你,是我所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2012-12-27 16:2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院在研讨鱼禾散文的时候,我静心倾听所有发言者的观点,看他们激扬文字,看他们唇枪舌剑,作为与之曾静夜深谈的朋友,我对鱼禾的了解显然概念化了,她的作品或许更是我需要理解的,在她的研讨会上,我保持沉默,我知道我对她的了解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对她的作品评头品足的程度。这个复旦大学的高材生,她的见解与驾驭文字的能力让我望其项背。

          在鱼禾那里我开始进一步认识杜拉斯。此前在我的书柜里,玛格丽特 杜拉斯的《情人》是一部读了开头没有读结尾的小说。这是杜拉斯在70岁时发表的小说。在这部十分通俗的、富有异国情调的作品里,她以惊人的坦率回忆了自己十六岁时在印度支那与一个中国情人的初恋,荣获了当年的龚古尔文学奖,并且被译成40多种文字,至今已售出250万册以上,使她成为当今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法语作家。或许杜拉斯的文笔与独特风格使一些有着令人心碎的感情经历与生活痛苦的读者找到一种源于女性的姐妹般的共鸣,但我却没有兴趣读完。印度支那湄公河的渡船上发生的那段爱情,因为时间的尘封、记忆的积压以及作家对历史俯瞰式的洞察力,使叙述显得冷静而深邃。  

          杜拉斯对于我的深刻记忆不是她的作品,她的经历,而是她的一段话,这个女人说:“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两年来,我一直困惑于情感的叩问里。在人的内心深处,指向生命里更本质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只是海市蜃楼?当心灵与心灵在交融的过程中所留下的那些温暖是不是转眼就成空中楼阁?孤独一旦被打破,你所感受的那种来自未知的遥远的空间所发散的力量是如此强大,我至今不怀疑,那是爱!在精神的极度孤单与寂寞中,死水一般的常态被投入了石头,一圈一圈展开的涟漪是那么温柔而美丽,让人禁不住头晕目眩。或许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罢,在我们的一生中,遭遇的人何止成千上万,而能与你四目相对心领神会相互牵挂的人也不会只是唯一,遇到爱,遇到性,在这个时代,几成泛滥,但真正让人心动的却是了解,了解一个人的内心,了解一个人的成长,了解一个人对世界的态度,这样的遇见却是稀罕的。我认为了解是给予对方一种最大的信任,是排斥在爱和性之外的一种真正的心灵交融。

        但是人与人最终是能了解的吗?一颗心叩问另一颗心得到的回应是真实的吗?

        我是一个对情感敏感的人,多年来不断加固自己的贝売闭缩在自己的天地。我知道爱的利刃一旦剖开那凝固的钙质,鲜血就会汩汩流淌,这种疼痛在爱的双方一定都是疼痛。一个人对爱的态度,代表他对人生对世界的态度,好多事情,可能会让人越想越胡凃。

         又是岁末,窗外飘着雪花,打扫精神世界的尘埃,盘点情感账目的债务,我再次想起那篇与我的散文《父》同时发表于《文艺报》上的鱼禾的散文《前提》,鱼禾当时来问过我对《前提》的看法,我说我没读懂,我说我知道那里面有很深的哲理,因为太深让我难懂。“你情商太低。”有人曾这样对我下过结论。下结论的人不知道这门功课我从来就没有合格过,但我心里知道,在我近些年所有的作为中,了解你而被你了解却是我所做的最好的事情。就像杜拉斯说过的,爱是一种不死的欲望,在我难以走出的精神困境中,你曾经拯救过我的灵魂,让我疲惫的生活有过英雄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