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ch8812的博客

 
 
 

日志

 
 

迎合与坚守  

2012-05-06 20:1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受严英秀的小说的非母族情怀

 

 

 

一口气读完了严英秀的五篇小说。《一直很安静》、《纸飞机》、《夜太黑》、《玉碎》和《沦为朋友》。

英秀的小说给我最大的感动是真诚的诉说,娓娓道来的真诚诉说。每一篇小说都在告诉人们一个故事,她讲的每一个故事都是令人回味的,她描述的纯美爱情是一种理想境界,都是意味深长的。无论是大学院校里知识分子的情感与生活,还是普通百姓日常的饮食日月,她都细致入微在描述,在平淡的叙述中却凸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所以掩卷的时候让读者的心绪还在跌宕起伏。这是读者对小说家的期待,也是读者对小说家的要求。英秀做到了。

英秀的小说分为两大系列,一是发生在院校或文艺界知识分子之间的情感纠葛,这一类的作品以《一直很安静》和《纸飞机》为代表。《一直很安静》讲的是文学院中文系发生的事,故事一开始就将讲师高寒和办公室主任徐导的矛盾告诉了读者,“高寒特别烦徐导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小说由此展开发生在大学院校里的教师与领导、教师与教师之间的生活悲喜剧,小说中的田园与焦一苇之间的纯正情感给人的感伤情绪一直淡淡地弥漫在小说之中,值得一提的是在展开生活画卷的同时作者没有忘记开篇给出的矛盾,高寒与徐导之间的矛盾在最后的收笔给了读者一个交待,这个结局似乎是意料之外,而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这个结果让人叫好也让人感叹。而《纸飞机》里暗恋剑宁多年的阳子在得到剑宁有了外遇即将和妻子萧波离婚的消息后所动的杀机也似乎是在意料之外,又同时亦在意料之中。庸碌的生活常给故事的发展提供诸多的可能,这种可能在小说家的想像中能于平缓中以突起的惊叹,这也许是小说的艺术呈现给读者的眩目光彩.

英秀的另一类小说是描写普通百姓的市井生活.这一类作品以《夜太黑》、《玉碎》为代表.《玉碎》是一对下岗夫妻的底层生活铺排,在浩浩荡荡的下岗大军中,每一家都会有一段辛酸的经历,作者择取的是生活中两次被摔碎的玉镯这样一个特殊事件来展开叙述的。郑洁对小姑那种隐秘的愧疚,田志强对妻子郑洁的那种深层的愧疚都围绕着一只玉镯跃然纸上。而那一件被摔碎的七万多元的玉镯如何了结作者没有告诉我们结果,这是作者最高妙的地方。而《夜太黑》读过后,更是让人感慨万千,它涉及到自称礼仪之帮的中华民族当下最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对待老龄化社会的话题。这是每一个家庭都面临的问题,所以它读来就特别令人揪心。小说讲的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可故事却是人世间真实生活的写照。有着两个儿子父母只在大儿子家住了三个月就被迫离开,父亲回了乡下,母亲跟了最小的女儿乔月。乔月和她老公恋爱的时候,因为老公是农村的,家里比较穷,家里人都看不上他,只有乔月的母亲没有看不起他,拿他当做儿子一样的看待,吃的喝的都想着他,甚至生病了也不顾路途颠簸前往探望。这时候,乔月的丈夫提起岳母来,就是“咱妈”,那是不是亲娘胜似亲娘的感情。而这种情感在岳母娘住进自己家里后变了味道。“咱妈”成了“你妈”。就这么一字之差的称呼,一切都变了。而80多岁的父亲,因为儿女们顾忌名声无法住进养老院只能一个人在乡下孤独度日。多子多福吗?未必。儿子养老,这是千年的习俗,现在独生子女占的比例越来越大,有人说中国将要进入老年时代,老人归谁养怎样养越来越成为每一个家庭必须面对的问题。小说将这个尖锐的问题置于人物的刻划中,置于每一日必须面对的生活中,置于不同的角色对待老人的态度中,让人在阅读中心生悲凉。作者在小说中表现了愤慨与感触:“古代社会这不好那不好,但至少人老了还是有脸面有尊严的,有权力坐炕上吃儿女们端来的一碗饭。现在呢?就看这一点,这个社会真是礼崩乐坏,从根上已经烂了,人心真是烂透了!”

     读英秀的小说可以感受到作者的苍凉情怀。这是一个成熟的女作家具备的素养。英秀是“西部八骏”,是藏族作家,但英秀的小说看不出一点西部与藏族痕迹。这是我所奇怪的,我想也一定是很多读者所不解的,我甚至觉得她的作品是在有意回避作为一个西部和藏族作家的标识,因为那里面的确看不出一点西部与藏族的地域特色。近来看了《文学自由谈》里英秀关于《“西部写作”的虚妄》,才懂得作者为何能逍遥于千年的牧歌想象之外。在强大而盲目的现代洪流中,作者认为,西部本身已面目模糊。作为西部作家,英秀更强烈地感受到山川河流痛失往日面貌的滋味,她在寻找着一种突破,她不想以浮泛而肤浅的笔触千人一面地铺排西部和民族文化中一些表象的成分,这些成分在许多时候仅仅是一些地域风情性的标签和符号,她认为当自己还无力从现实中抽身而从根本的理性意义上去把握西部这片神奇的土地的过往、现在和未来时,与其用那些缺少精神支撑的地理和文化标签、符号制造出来的神秘的宏大、荒凉的崇高、虚飘的神性的写作来取巧,还不如不写。

    但是无论是英秀的作品,还是她的性格,亦或是她的歌声,我都能感受到在那西山之上,在那辽阔的草原,在她用一种天籁之音唱出那些忧伤的牧歌的时候,英秀的西部情结与民族情结的庄严与肃穆,而且我坚信,深厚的母族情怀和永恒的故土记忆总有一天会水到渠成地流进英秀的键盘上,凝结成一篇篇绚丽的织锦。

至于目前的英秀,真是这样,写,是一种迎合;不写,才是坚守。我认为,这是作者一种十分严肃的写作态度,也是作者的对于文学的一种现代情怀。

     英秀的小说其艺术成就除了思想和见识,还在于她的才气和文笔,她的语言委婉而清丽,流畅而干净。这些文字好比珍珠不断地在文中点缀,这使她的每一篇文章在阅读的时候都有一种牵引。

在《夜太黑》里,她写道:“人老了就这么难,没有钱不行,有钱也不行。”“那些最疼的疼,最伤的伤,也许在汤药到不了的最深处、最黑处。” 她在刻画人的内心情感的时候,往往寥寥几笔就将人的内心世界揭穿。“妈不要茶里的冰糖,说宏凯我这糖给你吧,你爱吃甜。陈宏凯说,行,给我。妈赶紧把糖递过来,满脸的皱纹里是巴结的感激的笑。”“赶紧”、“递”写出了一个寄人篱下的老人的卑微心境。而“巴结”和“感激”一词是作者的感受,读来却让读者心中充满酸楚。

在描写情感的时候,英秀表现了作为一名女性写作者幽微细腻的情感体验。《纸飞机》中, 当他老师和他的妻子把一只只叠成各种样式的纸飞机轻轻地抛向对方时,她写道:“飞机飘向对方,他们的目光也飘向对方。小小的飞机在小小的空间平平地飞过,儿子对着爸爸和妈妈拍着小巴掌咯咯地笑,他们便也笑。那笑是从心底到脸上荡开的一圈圈幸福的涟漪。”这是得要有真实的生活经验才能写出的文字。“既然爱过,何须拥有。就让一切成为回忆,让爱好好地来,淡淡地去。”“剑宁是不需要想起的。他就在她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丝意念的流动中,她到哪里,他就到哪里。”“其实爱一个人是没有尊严的。我可以不要尊严。”这样的语言在文中俯首即拾,读得让人心里疼痛。

《玉碎》里,描写郑洁夫妇为了孩子读一个好学校不惜求人送礼,最终将儿子送入了理想的学校。“看到自己的孩子人模人样地走进校门,和那些孩子一样背着新书包挺着小胸膛东张西望子成龙,郑洁欢喜得流下了眼泪。只要小哲好,她吃再多的苦受多少委屈都是甘心的。那一整天,她觉得就连水槽里的鱼儿都游得分外得欢。”“长长的辛苦,长长的希望,一眼望不到头的有奔头的日子啊!”这样的情感是因为每一个为人父母的人都会经历的,所以才具有力量。

英秀的语言是独特的,她往往用一个字就使一句话动了起来。“田园头上的水钻发饰,颤颤地,闪疼了钱书记的心。”“转瞬间,那只美丽的玉镯,在郑洁惊诧的目光中,就森森地绿在了小姑的手腕上了。”“十一月的北风,在这个无疾而终的悲情中适时而至,让梅沁在一瞬间就寒到了骨头里。”一个“闪”字,一个“绿”字,一个“寒”字,就使那些文字变得鲜活异常。

英秀对于创作是严肃的,在她的作品里,饮食男女的爱情大多是唯美的,传统的,暗恋在她的作品里似乎成了作者挥之不去的一个情结,这多少使作品的题材显得有些过于狭窄。当然,我们尽可以指出她对于爱情太过理想和拘泥的描写,但这不足以断定作者对爱情的简单理解。恰恰相反,我认为这种写作是作者对纯美爱情的最大尊重。

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接触中,我们由陌生而成为朋友,我发现她对待生活是十分热情的,对朋友是相当真诚的,她在认真生活,在慷慨奉献,在踏实实践。我们一起照像、K歌,一起学打乒乓球, 一起散步,一起吃火锅,她说话不藏不掖,磊落透明,我能感受到她内心世界的纯净、精彩和丰富。“文学是一个人的千军万马,一个人的张灯结彩,一个人的奥林匹克,一个人的济世情怀。”这是谁说的已经记不清了,但这句话道出了说者对文学的深刻理解。英秀对于文学的真诚与担当,或许可以用这句话来诠释。

 


                                                                                                                      2012年4月27日在鲁院学员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