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ch8812的博客

 
 
 

日志

 
 

归去来兮  

2012-07-14 17:0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休息六,依然上班。

       汛期如此。

       中午接到新疆的同学来信,他说回去了,不适应,想念鲁院,想念同学。

       从离开生活了四个多月的京城到此时此刻收到同学发来的短信,我的内心才起了一种离情愁绪。

       回来的当晚去看了父亲,给父亲买的T恤他穿在身上十分合身,阳阳让吴奶奶穿她看中的一套衣服也一样合身,两位老人开心地笑着。父亲端详着我,看得我不好意思起来。瘦了,父亲说,这几天一直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打不通,我买了排骨、土鸡,想让你来吃饭。我看着父亲,很宽慰地笑着,心里想,要是母亲还活着有多好。给父亲看了刘云山接见我们的合影,他说你有毕业证吗?我说有,但没带来。吃了西瓜喝了绿豆汤,告别父亲,去看江。

       荆江大堤上的草很茂盛,爬到半坡,伸开四肢躺下来遥对星空,夜真美,星空浩瀚,同一个天空,前一晚还在异地仰望,而此刻已是家乡,人生中有多少这样的时刻去静静地独对时空感同身受?江水很浊,很凉,水位几达设防,远处的长江大桥依然灯光微弱,见惯了京城的夜晚白昼一般的景像,面对一江浊水,我寂寞的心陡然涌起一腔柔情,荆江亭、游泳的人,那些已逝的难忘时光,都在记忆里速速浮来。

       “鸿雁,向南飞,飞过我的家乡……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对着寥阔的天,和江,我的歌声悠扬,苍凉。

        远处的江边,坐着一个孤独的男人,他听着我的歌,一动不动。

       我没有休息一天就上班了,长江的大水让我不敢在家中停留。一上班就开会,就投入了工作中,堤防的险情是命令,记者们一拨接一拨来,每天的来稿仍然在审,过去的四个月以及那些无比快乐的幸福时光似乎是一段穿越。

        只有问候才让我觉得我已然离开过这座城市达百日之久。那些快乐时光那些酒宴那些月光诗会那些桑葚那些挂在枝头的李子都在记忆里明晰起来。我此刻才想起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其实在分别时就在一两个清晨和黑夜从鲁院消隐得无影无踪。群里有晚归的同学说,空了的鲁院寂静得可怕。

        我很想休息,体乏,心累。

       而接风洗尘,饭局一个接着一个。同事、故交、同学,实在推不掉的时候就去赴宴,那些友情真挚而热烈。我的心被浸泡在柔柔的情怀中被感动着,酒、鲜花、拥抱,让我知道朋友的份量。多少年没见过的同事见了,他们有的孩子都过了十岁,有的已做下一番事业,我才知岁月已随风而逝,“社长”,听着对我的称谓,心里陡起一阵惊异之感。

       最近有什么大作?有人这样问我。

       我还会写作吗?在心里突然晃过一个这样奇怪的念头。

       当然会写的,但至少,暂时会不写了。

      归去来兮,心情将芜。现在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翻阅过去,翻到了2010年,所有的时光都存在过,一点一滴都没有漏掉。而站在窗前眺望过的远方,已被鳞次栉比的新楼所遮挡,咫尺仍是天涯。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